© 包子脸 探花   /  2019-11-1 11:20  /   0 人收藏   /  13058人浏览  /   保留作者信息 禁止商业使用


当年,这片荒凉的山坞,没有亭子,只有丛丛苦竹,伴着苦涩的泉水。

被贬谪的欧阳修来了,一座亭子从崖壁上冒出来了,翼然立于泉上。倒霉的太守将酒杯举起来时,天上便落下了清凉的酒,泉底便酿出了甘冽的酒,溪里便涌流起醇厚的酒。

f26adce42114ecfa61eb829b5bad9b83.jpg


欧阳修醉了。随之而醉的是叠叠青山,在雨雾里成了坐卧不安的醉汉。伴之而醉的是矗立的琅琊榆,在石崖上成了前仰后合的醉汉。紧跟而醉的是弯弯曲曲的古道,在竹林间成了歪歪扭扭的醉汉。


那酒虽然满含丝丝苦意,同被诬陷被贬谪被抹得满脸污浊的太守处境一般,溢散着郁闷之气。但旷达潇洒的欧阳太守,能屈能伸,宠辱皆忘,却从酒杯里寻得了欢愉,凭蔚然深秀驱散了凄苦,怀一腔正气,面对青山,泼墨挥毫,纵情放歌。

5323d2c668d5ce9be50520a20bbb78e0.jpg


醉翁亭饮着酒长大了,亭前积了许多酒的故事,亭里镌刻许多酒的诗句。在这酒的世界,悠悠然陶醉的欧阳太守,躺在古道边打呼噜。月亮一万次圆了又缺,桃花一千度谢了春红,他还没有醒来。后来醉成了永恒,醉成了一堵石刻。


一切都醉了么?独留散文在朦朦胧胧的山色中醒着。


甜甜的在让泉里流着,酸酸的在古梅树上结着,滋味悠长的在飞檐翘角上挑着。

脆生生的在石壁上站着,绿油油的在石缝里长着,红彤彤的在风雪里闪耀着。

fe6df1bfae551ea22e41de37418a1ccc.jpg


虽然,倒霉的太守,饮少辄醉,一口气呼了二十一个“也”字,把一篇醉人的散文采走了,但那篇散文结出了许多种子。


种子发芽了,在天南海北茁壮地生长,绽放出一朵朵墨色的花。


醉翁亭伴着它的才情,像散文世界胸前的一块宝石,在线装书里闪光了。如酒旗野花作伴的酒壶,在导游的小舆图中醉人了。似一个不知疲倦的旅人,从欧阳修的醉态中走出来了。


它路过袁宏道的庭院、张岱的书斋,在鲁迅的墨池里练练筋骨,在朱自清的稿笺上呼了呼新鲜空气,把诗意给了郭风,把文采给了何为,把幽谷的美给了新时代的许多散文家和旅游者。


于是,醉翁亭里融合着新生活品尝不尽的浓酒,醉翁亭里萌生着新时代写不完的散文。

b25ade11c7b903121c42bb05113ab07d.jpg


一山林壑尤美,一谷蔚然深秀,一溪潺潺泉声,烘托出一片迷人的幻境,映衬着六一居士不凋的才情。


那挥之不散的酒意,那遗落多年的梦影,化成了诗文刻石,依着秀木野芳,伴着晶莹剔透的让泉水,汩汩地从昨天流来,又汩汩地向明天流去。


在金发女郎的笑容里流动,在情侣羞涩的瞳孔里流动,在电吉他和双条鼓的旋律里流动,在野餐者的啤酒泡沫里流动。

9127033af3a9d42054ee8520308b2d9b.jpg


醉了!山寺。古道。钟声。


醒了!塔影。夕阳。松风。


“溪深鱼肥”,这里是鱼的乐园。“树林阴翳”,这里是鸟的乐园。“人知从太守游而乐”,但这里岂止仅仅是欧阳太守的乐园呢?


今天,风流的彩云衫,艳丽的太阳帽,新颖的旅游鞋,在宋代山亭的飞檐下飘动,在明代楼台的斗拱下闪烁,在清代水榭的穹窿下旋转。


他们在重温那篇古老的散文,还是在孕育新的诗章呢!


他们不是太守。他们的才情胜过了当年的太守……


来源|滁州日报西涧周刊
作者|王文忠

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进行分享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1 个回复

倒序浏览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